上海进口亚博体育靠谱推荐联盟

IP律师:《汽车人总动员》侵权吗?

天达共和法律观察2018-06-02 18:15:39



2016年6月21日,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迪士尼公司、皮克斯公司诉厦门蓝火焰影视动漫有限公司、北京基点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及上海聚力传媒技术有限公司侵害着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在该案中,迪士尼公司和皮克斯公司作为动画电影作品《赛车总动员》、《赛车总动员2》的着作权人,认为《汽车人总动员》的主要汽车动画形象“K1”及“K2”明显剽窃使用了《赛车总动员》、《赛车总动员2》中的“闪电麦坤”及“法兰斯高”的形象,并且《汽车人总动员》的电影海报与《赛车总动员2》的电影海报亦构成实质近似,因此侵犯了其作品的着作权。本文将从着作权的角度,对如何判断动画形象、电影海报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进行分析。


要理解电影中的动画形象及其宣传海报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首先需要明确我国现行法律或者司法实践认定作品实质性相似的标准。我国现行《着作权法》对如何判定作品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并无明确的法律条文进行规定,而在司法实践中,法院也多以“接触+实质性相似”的标准认定着作权侵权行为。根据该标准,如果两作品存在实质性相似之处,后一作品存在着接触前一作品的可能性,并且被控侵权一方没有合理的抗辩理由时,该后一作品应被认定为侵犯了前一作品的着作权。[1]

?

“实质性相似”判断标准的分类


在司法实践中对“接触”的判断,更多体现为一种事实层面上的证据认定。根据于正、湖南经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与琼瑶侵害着作权纠纷上诉案判决意见,“接触是指被诉侵权人有机会接触到、了解到或者感受到权利人享有着作权的作品。接触可以是一种推定。权利人的作品通过刊登、展览、广播、表演、放映等方式公开,也可以视为将作品公之于众进行了发表,被诉侵权人依据社会通常情况具有获知权利人作品的机会和可能,可以被推定为接触。”[2]而对于“实质性相似”的认定,目前存在着两种判断方法:“整体观感法”与“抽象分离法”。


所谓的“整体观感法”是指普通消费者通过对两个作品进行整体上的观察对比与内心感受,来确定后一作品是否对前一作品的独创性表达进行了复制和利用,以此综合判断两作品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3]在司法实践中,不少司法判例都采用了“整体观感法”来认定作品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如在殷小英诉深圳电影制片厂案中,法院即认为“对两种不同类别的作品进行是否侵权的判断时,应以在后的作品是否完整体现了在先作品的内容为判断依据,而不以在后作品是否再现了在先作品的思想、创意为判断依据。”[4]又如在庄羽与郭敬明等侵犯着作权纠纷上诉案中,北京市高院也认为:“所谓的人物特征、人物关系,以及与之相应的故事情节都不能简单割裂开来,人物和叙事应为有机融合的整体,在判断抄袭时亦应综合进行考虑。”[5]


“抽象分离法”则是借鉴了美国的“抽象-过滤-比较”三步法判断标准,严格遵守思想与表达二分的原则,认为判定作品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时,首先需要将作品中属于“思想”的抽象部分剔除出来,再将两个作品中属于公共领域的部分过滤,最后将剩下的部分进行对比,分析该部分是否构成实质相同或近似。很多法院认为“抽象分离法”可以更准确的界定作品受着作权保护的范围,通过这种方法得出的结论也更为客观、精准,因此会更加倾向于适用“抽象分离法”。在李鹏与石钟山等侵犯着作权纠纷上诉案中,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即认为“着作权法所保护的不是作品所体现的主题、思想、情感以及科学原理等,而是作者对这些主题、思想、情感或科学原理的表达或表现。因此,要判断文学作品之间的表达是否实质性相似,首先要区分作品的思想与表达,从而准确地确定作品受到着作权法保护的范围。”[6]

?

当前“实质性相似”判断标准的主流观点



实质性相似的判断标准具有足够的弹性空间,如何选择适用需要结合作品的具体类型、属性以及独创性大小来判断。在我国司法实践中,“整体观感法”和“抽象分离法”虽然各自都有一定的适用空间,但这两种实质性相似的判断标准也绝非完全对立的存在,很多时候,法院会综合采用两种判断标准来进行认定。


从对《宫锁连城》案的判决中可以看出,北京高级人民法院在认定实质性相似时,更倾向于采用以“抽象分离法”为主,以“整体观感法”为补充的判断标准,认为“判断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时,需首先判断权利人主张的作品要素是否属于着作权法保护的表达。”“如果被诉侵权作品中包含足够具体的表达,且这种紧密贯穿的情节设置在被诉侵权作品中达到一定数量、比例,可以认定为构成实质性相似;或者被诉侵权作品中包含的紧密贯穿的情节设置已经占到了权利作品足够的比例,即使其在被诉侵权作品中所占比例不大,也足以使受众感知到来源于特定作品时,可以认定为构成实质性相似。”[7]


此外,“需要明确的是,即使作品中的部分具体情节属于公共领域或者有限、唯一的表达,但是并不代表上述具体情节与其他情节的有机联合整体不具有独创性,不构成着作权法保护的表达。部分情节不构成实质性相似,并不代表整体不构成实质性相似。”[8]

?

“实质性相似”判断标准在《汽车人总动员》案中的适用



由于《宫锁连城》的判决意见得到了最高法院的认可,并且入选了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2015年中国法院10大知识产权案件、2015年度北京法院知识产权十大典型案例,该判决意见将对今后的司法实践产生一定的约束力,因此,在《汽车人总动员》一案中,对动画电影作品中的动画形象、电影海报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的判断标准,可以参考适用《宫锁连城》案的认定标准,即以“抽象分离法”为主,以“整体观感法”为补充进行判断,具体可参照如下步骤进行:


(一)区分作品中的思想与表达


根据“思想表达二分法”原则,着作权的保护范围仅及于思想的表达,而不延及思想本身,在认定本案中主要汽车动画形象以及电影海报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时,应当明确区分思想与表达,确定原告所主张的作品被侵权部分仅是一种思想,还是对思想的表达。


在《汽车人总动员》案中,诉讼争议的主要动画形象取自于汽车拟人化题材,即通过赋予汽车以人类的基本形象特征及人性色彩,将汽车形象人格化,使汽车具有人的外表、个性及情感,从而给受众留下更生动活泼的形象。从本案来看,作者对汽车进行拟人化的构思属于思想的范畴,而将这种构思通过电影以及海报等物质载体加以固定和表现出来,则属于对思想的表达。


(二)判断作品是否具有独创性


如果可以确定原告所主张作品被侵权部分构成一种对思想的表达,就需要进一步确定该表达是否具有着作权法所要求的独创性。并非任何表达都可以构成着作权法意义上的表达,只有具有独创性的外在表达才是作品。一般认为,独创性的认定包含两方面的判断:(1)对“独”的判断,即劳动成果是否是由劳动者独立完成,而非抄袭的结果;对于“独”的判断,具体而言,可以分为两种情况:第一,劳动者从无到有独立创作出来,第二,劳动者在他人作品上进行再创作。(2)对“创”的判断,即作品的表达是否具有足够的“智力创造性”,能够体现作者独特的智力判断与选择、展示作者的个性。


在《汽车人总动员》案中,原被告双方电影作品的主要动画形象设计和电影海报设计是否具有独创性,也需要从“独”和“创”两方面来判断,即该动画形象以及电影海报是否系其作者独立创作完成,并且能够体现出足够的“智力创造性”。应当注意的是,如果被告作品《汽车人总动员》中的主要动画形象及其电影海报是在原告作品《赛车总动员》的基础上进行的再创作,则被告应当证明其再创作的作品与原告作品存在着可以被客观识别的、并非太过细微的差异,否则,不能满足独创性中的“独”的判断标准。


(三)剔除作品中的公共领域部分


如果可以确定原告作品中主要动画形象及电影海报构成一种独创性表达,还需要判断该作品哪些是属于公共领域的部分,并将作品中属于公共领域的部分予以剔除。着作权实质上是一种相对意义的垄断权,垄断就意味着未经权利人许可他人不得使用[9]。如果允许作者对属于公共领域的部分享受着作权,则会极大的妨碍他人的使用和创作活动,这明显与着作权法鼓励创作的立法本意不相符合。概而言之,我国着作权法上的公共领域大致包括四类[10]


(1)权利保护期届满的作品;

(2)着作权法第五条规定的不予保护的作品,如法律、法规,司法文件、官方译文、时事新闻、历法、通用表哥等;

(3)着作权法保护等作品中不受法律保护的成分,如思想、事实、操作方法、实用功能等;

(4)某一思想的唯一表达方式,或有限几种表达方式之一。


从本案来看,原告电影作品《赛车人总动员》于2006年上映,《赛车总动员2》则于2011年上映,都处于着作权保护期内,同时电影中的主要动画形象与电影海报也都不属于着作权法第五条所规范的内容,因此在本案中,被告如主张原告作品中包含大量公共领域的表达,则应从上述第三类公共领域的范围进行确定,即对原告作品中的思想、事实、操作方法、实用功能等公共领域部分进行认定,并予以剔除。


在剔除作品中属于公共领域的部分之后,还需注意该表达不能是对某一思想的唯一表达方式,或该思想有限的几种表达方式之一。如果一种表达构成了对该思想的唯一表达方式,或有限几种表达方式之一,对其赋予着作权法的保护则同样容易导致权利人垄断对该思想的表达。《赛车总动员》电影作品及海报中的主要动画形象采用的是汽车拟人化题材,那么原告有必要合理确定其对该动画形象的表达是否会构成对汽车拟人化形象的唯一表达方式,或者有限几种表达方式之一。当前以汽车拟人化形象取材的电影作品和电子游戏不在少数,如电影作品《变形金刚》、《机器人汽车波利》等同样使用汽车拟人化题材,同时,网络上关于汽车拟人化形象的作品也非常多,本案的原、被告可以通过对这些同样题材的电影、游戏中的动画形象及宣传海报进行对比分析,同时参考网络上同题材的动画设计,得出合理的判断。


(四)从一般受众的视角隔离观察与整体感观


在将作品中的公共领域部分剔除之后,就需要将该作品受着作权保护范围的部分与被控侵权的作品进行比较,这种比较应当以一般受众的视角为标准,根据一般受众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来进行隔离观察和整体感受,同时结合被诉侵权作品中侵权部分的数量和比例,以确定两作品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


在《汽车人总动员》案中,当过滤掉原告作品中公共领域的部分之后,当事人应当从一般观众的角度出发来进行对比分析,认定两作品是否相同或相似。此外,还需特别注意,在过滤掉公共领域的部分之后,作品的剩余部分即使被认定为相似,也可能因其仅占侵权作品的极少比例而不属于“实质性相似”了。此时,如果两作品在整体视觉效果上很相似,也可以通过“整体观感法”进行补充判断。

?

结语


以上分析以《汽车人总动员》案为视角,分别从法理和实践的角度论述如何判断动画形象、电影海报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如何确定作品,尤其是非文字性作品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是着作权法理论和实践中面临的重要挑战,进行“实质性相似”的判断时,需要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合理适用。


 注 


[1]参见梁志文:《版权法上实质性相似的判断》,载《法学家》2015年第6期,第38页。

[2]参见(2015)高民(知)终字第1039号民事判决书。

[3]参见许波:《着作权保护范围的确定及实质性相似的判断——以历史剧本类文字作品为视角》,载《知识产权》,2012年第2期,第33~34页。

[4]参见(2006)二中民初字第7909号民事判决书。

[5]参见(2005)高民终字第539号民事判决书。

[6]参见(2008)二中民终字第02232号民事判决书。

[7]同注释②。

[8]同注释②。

[9]王迁:《知识产权法教程》,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第四版),第48页。

[10]参见李雨峰:《版权法上公共领域的概念》,载《知识产权》2007第5期,第5~6页。


作者简介
赵立辉,北京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北京大学法律硕士
李权晋,北京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实习生,清华大学法律硕士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学术交流,不构成法律意见或建议。如有疑问,敬请联系wechat@east-concord.com。


作者其他文章
网盘分享服务的罪与罚
从远东水泥案看知识产权恶意诉讼的认定